微博@温酒来客

致 某君

某君,见字如晤:

与君已识二年,会面积累不足二年。获幸相逢,尝欲相知。

君如云间皎月,亦似皑皑白雪。如东日初临,冻泉初融,亦肖七月鸣虫,秋夜促织。非烦声也,而为鲜活灵现也。

世间存万理,容万物发生,泉涓始流而育鱼,山川相映而掠风,造物千幻万变,独有趣味,而君恰占其一。

曾闻,天地妙者无他,朝夕日月,夏春冬秋,并君一人。此时可想其义。如狂雨奔淋,飒拓声如心音雷鼓,似寒露初霁,云开月明可焕容色。

感遇某君,促我于艰难学路,迈越坎坎征途,恰如暗夜得遇晨熹。

愿君前路浩荡平坦,虽有艰险一二,亦能踏断万千。

同窗谊至此已尽,落纸所述不及三四,纸短不敢自矜情长。

万望某君身康体健,万事顺遂......

一日游

*是冰哥+冰妹+沈劳斯

  *短篇,重点不在“一日游”

  ▲

  沈清秋这辈子,啊不,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这么无语过。

  当年,作为引领潮流的跨时空穿越者,他穿进一本书,舍己为男主,在倒霉系统的无良引导下,自愿留在这里,和洛冰河这个退化版魔尊过日子,这也就算了,毕竟他也很快乐。

  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?

  “师尊,你醒了?”洛冰河拽着他的衣角,看着眼泪汪汪。

  沈清秋点头,揉了揉脑袋看他。然后就发现周围的环境不太对劲,倒不是有什么危险,就是他不认识这是哪里。

  这……睡觉之前还在他们的快乐小屋呢,怎么一睁眼就换了一个地方?

  “冰河,这是哪儿啊?”

  洛冰河摇摇头...

《是你》(3)又名《我助攻我自己》(3)

*雨村 *窗户纸 *微量阿坤

一番话说的没头没脑,我走出房门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表情不太好了。

我站在客厅愣了一会,站到腿都有些麻了才进闷油瓶那屋。阿坤估计有点困了,看着不太精神。我让他坐好,开始给他抹药,我尽量轻一些,不过他好像根本没把身上的伤放在心里似的,一直到我抹完药了也没什么反应。

“阿坤,你先睡会儿。等饭做好了我再叫你。”我跟他说,他抬头,已经有些听不清我说什么了。我就伸手把他按在床上,从柜子里拿了一套被子。

反正都是闷油瓶,借用一下被子应该没事吧。

阿坤确实困了,躺下没多久就听见了他略沉的呼吸声。

我又呆坐在床边,从长白山回来之后我就喜欢发呆,常常一走...

《是你》(2)

*雨村时期   *窗户纸  *有阿坤


这小脏孩倒是听话,我牵着就跟我走,一句话也不说。

我还是不太愿意叫他阿坤。

在我过往对于闷油瓶的记忆中,除了在那几个危险的斗里,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时候。同时我也知道,在这个我称为阿坤时期的闷油瓶,战斗力可能还有一部分,但是戒备心和社会生存能力几乎为零。基本可以称为瓶仔困难时期,但凡我们是这个时候认识,估计我现在对于闷油瓶的一切滤镜都不存在了。

而阿坤这个名字,可以成为我道听途说来的闷油瓶的受难时期的标志,虽然没有亲眼见过,可是作为头号瓶吹,一提起来这个名字就难受的不行。

言归正传。

我...

《是你》又名《我助攻我自己》

*雨村时期   * 窗户纸   *阿坤出没

胖子说我不对劲。

说这话的时候,闷油瓶例行去巡山,去了三天没回来。

我抬眼看了他一下,顺手掐灭了正在抽的烟,我问他怎么不对劲。

他拿手指着我,一副看倒霉儿子的样子:“你看看你,小哥一不在你就不听话,天天盯着一副熊猫眼,大熊猫见着你都得叫爹……”

我揉揉脑袋,心里吐槽胖子最近越来越爱唠叨。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,要不然容易发展成家庭暴力,像儿子打爸爸。

胖子念叨半天,最后拽着我,把我扔到我屋里,让我去睡觉。

我躺在床上,他看我不闭眼就又要张嘴,我吓一跳,一下用被子蒙住脑袋,...

中秋·触手可及

秋三月的雨下的急

云朵晃过天空

堆在一起艳丽


月亮等在天上

明明亮亮

云雾 散尘一般

看得人欢喜


阴云转转去

明月悠悠来


像风

像你

像触手可及

[图片]


禁锢·除夕番外·常相见

沈九之前没怎么和别人一起过除夕。


之前在秋家,还有岳七和他一起守岁,虽然也是在伺候人中度过,可是主人家心情好的时候,也会准许他们自己去贺岁。


后来成了仙尊,机会就更少了。


一是修道之人不重视这个,二是沈九不愿意过,他心里总是有芥蒂,觉得自己仍旧孤身一人,再怎么热闹也无济于事。


洛冰河和他情况差不多,只不过一直到后来成为魔尊,也依然坚持要过除夕。他喜欢热闹,喜欢大家一片欢声笑语,而他也身置其中。这时候,他就可以有一种自己在过节的感觉。


两个人正式在一起后的前两年除夕都没有正经过,直到瓜瓜听说了这件事。


然后,作为超级神助攻的瓜瓜开始了技能召唤。


第三个除...

置顶。

顾眉梢。

一切内容皆原创或同人衍生。

可约稿,可以私信找文或纯聊天,欢迎。

基本无雷点。

爱原耽。

磕瓶邪(剧版影版真人cp目前除外)

爱墨香铜臭。

肖宇梁唯粉。

嘴巴不干净的绕道。

微博@温酒来客,换号了。


(๑• . •๑)...


锁清秋

沈清秋死了。

死在洛冰河怀里。

地牢幽幽沉沉,看不太清人脸,墙壁上的灯朦朦胧胧,幽蓝的颜色显出一种诡异的和平。

“你这是,不想活了?”洛冰河嗤笑。

沈清秋的手脚被复原,坏死的组织重生,洛冰河好心地给他披了一件衣服,不知道是不是成心的,还是他当年穿的那件白色青竹。

“呵,早就不想活了。”沈清秋太久没说话,嗓音沙哑。

“小畜生。”沈清秋抬起手,白皙的手腕上挂着一根红绳,“怎么着,你这是……”

红色的绳子颜色鲜亮,上面还有一个桃木铃铛。沈清秋皮肤白,带着那东西一晃一晃的,诡异的好看。

“做个记号,等你。”洛冰河靠近沈清秋,手伸上他的脖子,“下辈子,你等我找到你。”

距离太近了,呼吸...

禁锢(番外二)

沈九有了,在他十九岁这一年。

从某个角度上来看,他是日月露华芝变得,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。

不过洛冰河却是一天天地发起了神经。

知道这回事的那天下着雨,沈九在榻上躺着,百无聊赖。他现在和洛冰河住在一起,洛冰河为了能一直看见自己媳妇儿,直接将办公场所挪到了寝室。

“师尊。”洛冰河看着沈九阖上的眸子,知道他没睡,出声问道。

“?”沈九睁开眼,看向洛冰河。

“等过几天我带你出去玩儿?”洛冰河手里的东西收拾好,往床榻边走去,一把揽住了沈九。

沈九点点头,整个人窝在洛冰河怀里。

他其实刚醒,整个人显得粉扑扑的,靠着想让人咬一口。洛冰河低下头,轻轻的在软糯的唇瓣上一吻。

沈九伸手搂住他的脖...

1 / 3

© 顾眉梢 | Powered by LOFTER